职业招租女友两年被结十次婚

女子从事职业招租女友两年被结十次婚


原文地址:http://news.sina.com.cn/s/2014-11-25/141531199800.shtml

  “我曾经结过10次婚,突然来一个电话,上面写着某某阿姨,我要反应一下是哪个。”

  “还有三个月过年,已经有七八个老客户找我陪他们回家过年,从元旦、圣诞一直到春节直到正月十五,只要是节日,我的行程都排满了。”

  讲话者王芸(化名),24岁。出于对父母意愿的尊重,甚至迫于父辈的高压逼婚,越来越多的中国青年选择“租借”陌生人冒充伴侣。王芸正是这一现实催生的“新兴行业”从业者:招租女友。

  本报记者 张亚楠

  谁租女友? 进城“农二代”年纪不大被逼婚

  两年的“招租女友”生涯让王芸遇到形形色色的客户:有月薪三千左右的小职员,也有四千左右的公务员,还有月入过万的个体户,但王芸发现,大多数客户家庭条件都一般,“几乎都是农村普通家庭,儿子在一二线城市工作,父母是朴实传统的农民,急着抱孙子。”

  承受不了父母的压力,男子只好找个女孩回去抵挡,代价则是不菲的花费。除了食宿、交通花费,给父母、亲戚买礼物的花费,还要付工资。王芸说,她要价500元每天,要价最便宜的女孩也得300元每天。一家专门做租友服务的网站负责人王建华说,在他们网站,每个出租会员价格不一,一般平时500元起一天,过年过节800元起。

  老家菏泽的郭先生已经在租女友上花了一万多元。从去年开始,他四次租女友回家见父母。25岁的郭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月入过万,三年前谈过一段恋爱,但没有能继续走下去。也曾在父母的逼迫下跟老家一个姑娘订婚,也因为不合适,最终以分手告终。

  “我想找一个价值观念跟我相投的人。”25岁的年纪,在城市里远远算不上“剩男”,但在菏泽农村老家,郭先生已经显得非常扎眼。郭先生的父母抓住了儿子的软肋,拿年迈的爷爷、奶奶说事。

  “我从小跟爷爷、奶奶长大,他们都70多岁了,特别盼着我能结婚。”无奈之下,郭先生选择了租女友回家,“花这么多钱,就当是给老人尽孝了。”但现在郭先生也面临父母催着结婚的难题,“家里打来电话基本上不敢接。”

  无限风光? 钱挣得不算少,出门带防狼雾

  很多时候,租女友见父母一面对男士来说不是压力的结束,而是压力的开始,撒了一次谎之后,他们不得不拿出更多的钱来弥补这个看不到底的坑。王芸说,她两年前选择做招租女友时就出于经济压力。

  干了这行之后,王芸经济条件的确大大改善了,但这个钱赚起来也不容易。首先,跟着陌生男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是有危险的。为了避险,她每次出门都随身携带防狼喷雾和报警器。

  “我会事先跟他说好,如果到时候行程跟之前协商的不一样,我会转头就走,押金也不会给。”另外,如果需要一起过夜,王芸会要求对方提供单独的房间,如果没有单独房间,有一个人要睡地上。最后,王芸会和客户签订一份详细的劳务合同。

  危险曾经擦肩而过。曾经有个济南的客户,对方表现得非常大方,给的定金很多,并且表示,如果父母给红包,王芸可以收下作为额外报酬。王芸感觉不对劲儿,托人调查发现,对方经常住在济南市各个酒店。“这跟他说的工作是不相符的”,心生疑虑的王芸放弃了这单生意。

  另一家租友中介网站负责人小菲也告诉记者,业内曾发生过女孩跟着客户回家,双方发生纠纷,女孩被打,被关一个月的事情。为了规避危险,网站会对招租女孩和客户的身份进行核实,客户要先交足额租金再签合同。网站工作人员会通过暗号等方式及时跟身在外地的女孩联系,随时掌握女孩动态。

  但小菲也提到,“租友合同是不受法律保护的,我们只能签订雇用合同。”

  孝还是骗?  伪造结婚证,雇人当岳母

  回家见父母之前,客户一般会跟招租女孩商量一个身份。在客户的要求下,王芸曾经扮演过董事的女儿、局长的女儿、教授的女儿、房地产老板的女儿——一个个听起来很有面子的“白富美”身份。

  “有些时候,我觉得不可思议,以他们的面貌、身份、收入比较难找到这样的女孩,即便我自己不相信,他们的父母都信了。”王芸说。

  只有一次,王芸感觉几乎演不下去了。那是个少有的公务员家庭,客户给王芸的设定是教授的女儿。“他的父母对我是一种审视的目光,很精明,问得很细,而我对这个身份又不熟悉,那一次我非常紧张。”

  而一旦见过“公婆”几面,家人就会逼婚。因为顶不住父母的压力,已有多位客户与王芸“结婚”——伪造结婚证。“我结过10次婚,只有一次是因为新娘突然出走,发了婚帖的男方无法收场。”

  结婚就要牵涉到双方父母见面,这时候岂不要穿帮了?

  王芸说,让她都觉得难以置信的是,这10次结婚中,有一半多自己的“父母”一直没有出现;有三次,客户花钱雇了群众演员,扮演自己的父母、亲戚。“一般情况下,我们都会编造各种理由搪塞对方要见父母的要求。实在搪塞不过去才会请演员。最多的一次雇了60多人,出发之前,大家坐下来开会,敲定每个人的身份、细节。”

  历经两年的“招租”沉浮,王芸目睹了一些已经“结婚”客户的疲于圆谎。她说,“你不止骗了父母,还骗了所有的亲戚朋友,你根本不能跟他们摊牌。”

  假戏真做? 或遇温情,难生爱情

  应租做女友,并非只是冰冷的生意。对于男方来说,王芸是一个生意伙伴,但对于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儿媳的公婆来说,他们多拿王芸当家人,极尽呵护。

  “运气好的话,这份工作确实能带来很多温情,让人积极面对生活。”王芸说,自己的家庭并非正常家庭,从小就渴求父母的爱,没想到误打误撞,通过这份工作找到梦寐以求的温暖,但这些爱是骗来的,又让她心生愧疚。
 

曾经一个客户有个小弟弟,跟王芸特别合得来,过年“回家”,“嫂子”带着小男孩玩,给他买糖吃,小男孩特别高兴。从客户家回来之后,“婆婆”经常给王芸打电话,每次都提到小弟弟很想王芸。过了半年多,王芸跟客户再次回家,见到王芸的小男孩先是一直沉默,然后哇的大哭起来。这一幕一直清晰地刻在她心里。

  有些客户租女友的时候不只为了应付父母,有人抱着认识女孩子的想法,甚至最后假戏真做,走到一起。对此,王芸承认,业内确实有招租女孩跟客户谈恋爱的,但在她印象里,结果都不大好。也有客户曾追求过王芸,但自己没有同意。“刚开始交往,大家会看着对方很好,但到后来他会想,你跟我假戏真做了,会不会也跟别人假戏真做?”

  另外,谈恋爱之后,照顾到男朋友的想法,女孩一般不会继续做招租女友。而没有一技之长的女孩子要找一个高收入工作并不容易。“做招租女友的时候,一个月能赚上万,你做个柜员,一个月也就三千。而男生的收入如果也不高,你们还能走到底吗?”